欢迎进入巨号网的美妙世界!
品牌故事|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
邱道勇: 企业网红的盈利模式丨深圳湾企业网红
时间:2020-10-07  编辑:dede58.com

  2020年有两大事件值得企业家们重点关注,一是5G技术的快速推进,二是新冠疫情对线G技术推动了企业网红新概念的诞生,新冠疫情倒逼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而企业网红是企业在逆境中突围、实现数字化转型最有效的方式之一。4月10日,创投决、深圳湾科创创始人邱道勇在由创投决、深圳市文化创意行业协会举办的2020深圳湾企业网红全球论坛中,发表了题为“企业网红的盈利模式”的主题演讲。

  在2020深圳湾新经济全球论坛上,邱道勇首次提出了“企业网红”的概念,并阐述了企业网红的意义。什么是企业网红?邱道勇先生认为,企业网红具体四个特点:

  打造企业网红是中小企业最好的出路之一,是2020年企业数字化转型营销突破最有效、最关键的途径之一。为什么这么说,原因在于打造企业网红有如下三个优势:

  网红直播只需要入驻直播平台,面对摄像头,就可以开启企业网红之路,开启数字化营销之路。与传统营销方式相比,企业网红的硬件架设成本非常低廉。

  直播即接触,接触即效果。只要企业网红有料、有货、有趣、有价值,能够征服屏幕前的观众,就能够赢得打赏、订单和粉丝。

  企业网红在组织内部突破了营销、组织、品牌的各种局限,并且突破了流量黑洞,能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收益。以罗永浩为例,他无疑是一个有着影响力的企业网红,无论他是在抖音上直播,还是快手上直播,还是淘宝上直播,都会吸引大量粉丝,突破流量黑洞。

  4月1日,罗永浩在抖音上进行了直播首秀,累计观看人数多达4800万,支付交易总额超过1.1亿元。罗永浩早期的身份是教师、学者,目前的身份更侧重于企业家,也就是说他与一般的带货网红是不同,他更多地带有企业网红的属性。罗永浩在抖音上的首秀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和分水岭,意味着打造企业网红对中国企业向数字化转型具有着深远的意义。

  国外著名研究机构Frost&Sullivan预测,网红经济的总规模,包括电商收入、在线打赏、知识付费、代言商演等,已经达到了3400亿人民币。外媒mediakix的预测:2020年,全球的网红营销支出将达到100 亿美元。

  邱道勇先生认为,这些数据尚不能涵盖网红经济的所有行业。即是说,网红经济的实际市场规模会超过这些数据。

  2020年3月,广州市商务局出台了《广州市直播电商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从五个方面提出16条政策措施,大力发展直播电商,创新商业新模式,推动广州市经济高质量发展,助力广州加快推进国际商贸中心建设。预计到2022年,广州将推进实施“个十百千万”工程:

  “个十百千万”工程,旨在将广州打造成全国著名的直播电商之都。无独有偶,海南省委副书记,多个地方的政府官员都纷纷走进直播间,推动当地的经济特产。

  该时段社会尚处于PC互联网,网络技术还不成熟。一批网络写手通过从事网络文学创作,以出售版权或改编权变现。典型代表有:痞子蔡、宁财神、南派三叔、唐家三少等;

  该时段仍处于PC互联网,但主要群体从网络写手变成了有话题性的各类人物,主要以商演的方式进行变现。典型代表有:凤姐、奶茶妹妹、郭美美、芙蓉姐姐等;

  信息技术进步至3G网络,各类段子手、大V视频原创内容兴起,通过电商、广告、出版渠道变现。典型代表:天才小猫、薛蛮子、作业本、王思聪等。

  该时段涌现出一批专业领域极客、专业原创内容生产者,他们通过经营自媒体,并发展出电商、内容付费、独立品牌等多渠道变现方式。典型代表:PaPi酱、咪蒙、同道大叔、李佳琦等知名网红。

  5G时代到来,全面数字化带来新技术、新业态、新传播,企业的数字化营销能力成为生存的根本能力。这一时间段,知识付费以直播形式大量出现,比如吴晓波、罗振宇这些专家也开始走进直播间。同时,越来越多的企业家也开始走向直播间带货。

  特别是在今年5G技术的发展,新冠疫情的影响,很多企业家开始意识到企业网红是实现企业数字化转型突围最有效的方式之一,这将是一个不容阻挡的趋势。

  受疫影响,在2020年企业的首要目标就是生存下来,然后再寻求发展。在信息技术发展,线下销售和活动受到疫情制约的情况下,打造企业网红是企业得以生存并发展的明智选择。企业网红的盈利模式也分为多个方面:

  直播带货指的是通过视频直播平台,进行现场直播卖货的模式。像李佳琦、薇娅就是典型的直播带货。企业网红同样可以沿用直播带货的模式,4月1日,除了罗永浩直播带货之外,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在结束了严肃的业绩发布会之后,转身就进入直播间开始直播带货。

  当企业网红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的时候,可以与其他品牌合作,通过代言的方式获得收益。企业网红在直播过程,可以通过才艺俘获观众,得到他们的打赏。

  以智力资本驱动的经济产业,在当下的疫情环境下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吴晓波、罗振宇已经走入直播间开始了知识付费,我们希望更多的科学家、专家和学者也能走到屏幕前,打开知识付费的新窗口。

  这里的网红孵化并不是指传统的MCN公司的网红孵化,而是一种多品牌、多维度、多行业的,针对以企业家为核心的网红孵化模式。在这个过程中可以产生培训、带货、直播技术、运营支持、流量导入、事件营销等方面的收益。

  受疫情影响,很多商业综合体遭受冲击。邱道勇先生认为,在2020年,商业综合体应该建立自己的新商业空间,这个空间能够通过直播的方式与观众进行交互,形成一个“创意+直播+商业+体验”的新商业综合体。

  广州市商务局通过“个十百千万”工程,将要打造直播电商之都。很多政府官员也开始以直播的方式推广当地的经济特产。这不仅贴合了信息技术发展的潮流,也契合了振兴乡村的政策。因此,围绕网红城市和网红乡村的打造项目,企业家们可以找到很多盈利机会。

  与传统的线下活动相比,线上举办企业活动能够让更多的与会嘉宾和观众参与其中,在传播品牌,扩大企业影响力的同时,还能与观众互动,获得打赏和关注,为即时的或以后的用户转化夯实基础。

  创投决是一个提供以创新创业服务和新经济产业加速平台,创投决以创业服务、产业投资、数字经济为生态闭环,汇聚“政产学研金服创”创新要素,通过旗下创赛、社群、加速器、自媒体、基金、大数据等多个模块互动和协作,加速中小企业跨越式增长,赋能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建设基于新经济学习成长、信用链接商业社交和资源配置平台。

  而在新冠疫情带来的严峻形势下,创投决针对目前企业发展增长速度放缓,急需完成数字化转型寻求突围的情况下,及时链接世界范围内的优秀创投界大咖、学者和导师成立创投决企业网红学院,为广大企业家输出干货、经验和思维方式,助力企业家们快速实现数字化转型以及企业网红的打造。

  创投决企业网红学院自主构建了一套培育模式,在这个模式中,分为苗圃阶段、孵化阶段和加速阶段,每一个阶段都配备清晰的、可落地的理论体系。在这样一个企业网红培育模式中,企业将从30天的孵化期,进入100天的培育期,最后到1年的加速期,在这个过程中,企业将以在社交媒体领域零基础的身份,成长为一个网红企业,实现数字化企业的转型。

  创投决“2020企业网红培育计划”,是创投决企业网红学院从培训、平台、品牌、技术、人才、资本等方面,整合了各类机构为企业网红加速助力,帮助优秀企业家和优质产品走出流量黑洞,提升数字化生存能力,学习线上直播、数字营销等方式,链接资源逆势增长。

  2020年,创投决企业网红培育计划将构建30+企业网红导师、100+企业网红基地、300+企业网红合伙人、1000+新网红品牌、10万+企业网红会员社群。

  创投决是全球第一个企业网红理论的推出者、倡导者和践行者。故而创投决牵头,联合了60多家机构,发起了企业网红生态赋能联盟,为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和打造企业网红赋能。企业网红生态赋能联盟将会持续推动,集合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和导师形成一个生态系统,继而成为全球范围内最火爆的企业网红生态赋能联盟之一。

  最后,邱道勇老师提到,目前创投决已经在全国各地建立了5个创投决企业网红基地和分院,并计划今年在全球范围内建立100个创投决企业网红基地和分院。创投决企业网红基地和分院是一种商学院,能够传播新的、有价值的网红营销理念;也是一个直播间矩阵,能够快速抵达消费者,完成直播带货;同时也是一个能为企业赋能的加速器。创投决希望通过这些基地和分院,将全球的创新理念、创新技术、精英人才、优质资源等,链接到企业网红生态赋能之中,辐射到田间地头,辐射到三四线城市,辐射到海内外。